快捷搜索:  美女    名称  交警  美食

危害资产信息安全移动支付便利背后暗藏风险

网络黑客频现移动支付领域账户盗用欺诈呈高发态势专家支招

斩断伸向移动支付用户的黑手

● 随着移动支付市场的不断扩大,一些不法分子逐渐将黑手伸向移动支付用户。其作案手段专业化、团伙化,通过网络联系,素未谋面的不法分子也可以分工协作,逐渐形成黑色产业链

● 移动支付领域所出现的诸如侵犯消费者权益、扰乱金融秩序等问题,监管部门一直在关注,也有相关立法,但有些地方可能规定得不够细致。例如,开启小额免密支付功能、闪付功能,应当遵循什么条件、达到怎样的安全标准、在开通业务过程中应当遵循什么样的流程、是否需要主动经过用户选择等

● 要在积极推进移动支付服务创新的同时,加强交易监测和风险识别,保障支付业务安全,保护用户的合法权益。在延伸推广的时候,要做好现金支付以及移动支付相关产品的宣传和安全教育,培养正确的支付习惯,有效防范风险

北京市丰台区嘉园路一家面包店内,正准备结算的一名顾客用右手摸了下口袋,突然喊了一声:“呀!没带手机,您等会儿,我去车上取。”他忘了自己随身携带的钱包里还有不少现金。

对于这种现象,这家面包店的工作人员刘畅早已司空见惯。

据刘畅回忆,面包店营业额的历史低位是发生在电子支付系统出现故障的那一天。“如今,很多年轻人出门只带手机,兜里不装现金。”刘畅说。

事实上,移动支付的普及正在改变公众的生活。从吃饭、购物、看电影、菜市场买菜到坐飞机、住酒店,很多消费场景最常用的现金支付方式已经变成了扫码支付。

不过,《法制日报》记者采访发现,在条码生成机制和传输过程中仍然存在不少隐患。

移动支付快速发展

覆盖生活各个方面

“90后”北京市民张峰在过去的两年多时间里,仅使用过两次现金。

一次是在一个路边停车场,张峰需要支付16元停车费。当看到看车的老大爷使用老式手机后,没带零钱的张峰只好给老大爷支付了100元。

还有一次是在一家公立医院的自费药房,没有POS机或移动支付选项,只收现金。张峰为了购买一支25元的眼药膏,与收银员沟通是否能添加其为微信好友再支付红包,最后被拒,理由是“提现要收手续费”。

而如今,那位在路边收停车费的老大爷携带着“掌上智能收费机”,可直接扫描二维码结算。那家医院也已经开通了支付宝付款功能。

据张峰介绍,老大爷使用移动支付的原因,一方面是避免高峰期来不及收费的尴尬;另一方面是避免接触现金,可避免乱收费、截扣停车费等现象;而且,老大爷也不需要再准备零钱了。

在北京从事金融工作的郭涛却是一名坚定的现金使用者。让他感受到自己成为异类,是在一年前的一次聚会上。

“聚会结束,大家争着结账。可当我从钱包里抽出一沓钱做奋勇状时,却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。同行者已经安静地扫码、付款、确认,一切都无比流畅而安静。最后,同行者看着我说,‘现在谁还用现金啊’。”回忆当时的场景,郭涛说,“那一刻,我感受到了《三体》中所描述的,高维对低维的降维打击。”

这次打击,让郭涛开始关注身边的无现金生活,上下班乘坐地铁、公交可以刷卡,吃饭、买东西全部可以用微信、支付宝以及刷银行卡完成。

郭涛还发现,如今几乎所有的小商贩都可以用移动支付完成交易,不管是卖鸡蛋灌饼的还是卖煎饼果子的,不管是手机贴膜还是卖西瓜的,都会把微信和支付宝两个二维码印得清晰而醒目。他唯一遇到的一次限制是孩子所在的幼儿园组织家长捐款,只能用现金,不可以用移动支付。

从具体数据来看,根据中国人民银行3月18日发布的2018年支付体系运行情况,移动支付业务量快速增长,2018年,移动支付业务605.31亿笔,金额277.39万亿元,同比分别增长61.19%和36.69%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